返回首页 | 网站地图 您好,欢迎光临【郑州铭企科技有限公司】!!!

郑州铭企科技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合作加盟 > 合作加盟

谷歌希望提升自己的数字助手平台谷歌助手

日期:2018-05-04 15:06   作者:admin   点击:

  在国内腾讯曾投资服务机器人公司乐聚、云迹科技、竞技格斗机器人研发公司工匠社等初创公司,在海外投资了加拿大的智能机器人公司Kindred Systems、美国编程机器人公司Wonder Workshop。
 
  今年3月,腾讯宣布成立机器人实验室“Robotics X”,研究领域包括计算机视觉识别、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以及机器学习等。而应用领域方面,腾讯瞄准了社交AI、游戏AI、内容AI以及平台AI,这些与腾讯的主要业务密不可分。
 
  在腾讯副总裁姚星看来,人工智能最终都要回归到现实世界,而这中间需要一个载体进行连接。“互联网时代的计算机,移动互联网的智能手机,在人工智能时代的载体可能就是机器人。”
 
  事实上,在此之前腾讯已经与优必选在产品层面有过合作。2017年12月,优必选联合腾讯云小微发布了智能教育娱乐人形机器人Qrobot Alpha,这款产品也是腾讯云小微接入的首款人形机器人。今年2月,优必选联手腾讯叮当助手推出个性化智能教育机器人Alpha Ebot,结合了优必选人形机器人的运动性能与腾讯叮当助手的人工智能服务与交互能力。5月3日,人工智能和人形机器人研发、制造和销售公司优必选正式宣布完成8.2亿美元的C轮融资,估值50亿美元,刷新了此前商汤科技单轮融资6亿美元的记录。
 
  本轮融资由腾讯领投,工商银行、海尔、民生证券、澳洲电信(Telstra)、居然之家、泰国正大集团、民生银行、宜信集团、中广核、铁投集团、松禾资本等跟投,优必选B轮领投方鼎晖资本追加投资。
 
  对于资金的使用,优必选创始人兼CEO周剑表示,优必选C轮融资不仅仅是财务融资,而是新一轮的战略融资。公司基于战略层面的考量引入投资方,并最终选择了能够对优必选未来的商业化布局,包括B2B和B2C生态的布局带来价值的投资者。
 
  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三个方面,包括研发、市场及品牌拓展和优秀人才的引进。研发方面,未来将加大对大型人形机器人的投入,并深入人形机器人驱动伺服、步态运动控制算法、计算机视觉等领域的研发。市场及品牌拓展方面,将进一步加快全球化的市场布局,并进一步提升公司在全球的品牌影响力。
 
  值得注意的是,腾讯是优必选本轮融资的领投方,在2017年腾讯的投资版图中,文化娱乐、企业服务和硬件占据大多数,而在硬件领域,机器人公司则是腾讯最为热衷的投资标的。
 
  周剑表示,未来优必选将与腾讯合作推出更多产品。双方在AI层面也将展开深入合作,并围绕着人形机器人这一智能终端共同打造服务与内容生态。
 
  技术瓶颈和商业化短板
 
  基于市场对于智能制造的追捧和政策层的推动,在产业层面,服务机器人已经成为热门话题,业界曾普遍看好服务机器人的发展,资本也迅速涌入。
 
  但现实中服务机器人同质化严重、性价比低、灵活性不足,开拓出一条真正切合用户痛点的产品仍面临诸多挑战。
 
  联想创投董事总经理王光熙预测,机器人产业未来会有60多亿美元,其中三分之二以上是工业行业类应用,消费类在20亿左右。“未来两三年当中整个消费服务类的机器人的拐点还不一定会到来,一旦这个发生,可能就不会是20亿的规模的体量,但这个拐点迟早会到来。”
 
  王光熙认为现阶段投资服务机器人,会要求产品有明显差异化,这不仅包括要有运动、智能、决策的独到产品能力,还要能够解决独到的场景中的痛点。
 
  例如六足机器人,有19个自由度的控制,包括用神经网络做CNG,根据不同的周边环境进行实时调整自由度的用力、姿态等,使得能在各种地形,各种复杂情况下有更强运动能力,可开放很多新的应用场景。
 
  同时要任务多样化,如果运动能力和智能能力达到一定的程度后,平台化做得比较好,就能够通过类似于智能机的生态去拓展软件的生态,或者开发者的生态,以通用性的硬件满足更多的场景和实际的使用需求。
 
  “不管是硬件、软件,还是整个平台的开发体系,要有核心技术储备和积累。”王光熙表示。核心技术之外团队的供应链、品控能力也尤为重要。“ 硬件这块不但要管理整个供货供应链周期的情况,最重要的是硬件的东西不像软件可以无限迭代,尤其是消费行业,第一批品控和最后的维修、保养都会非常重要。”
 
  对于优必选而言,下一步的重点也是在核心技术突破之余,探索自己的商业化路径。加速双足人形机器人研发布局,打造平台级商业化产品,完善AI生态链。
 
  2018年,将致力于大扭矩舵机商业化,加快机器人操作系统ROSA的研发;2019年,实现服务机器人Home AI 技术应用落地;2020年,推出机器人云服务平台及新一代的低成本的大型仿人服务机器人。2021年,推出核心硬件舵机+操作系统ROSA+云服务平台的服务机器人行业整体解决方案。”周剑表示。  2010至2017年间,女性在评审委员会中的代表比例上升了45%,达到13.3%。虽然这一比例仍然很低,但始终高于1986年至2009年6%左右的水平。截至目前,还没有女性因为生育原因而申请延长项目期限。不过,我们认为如果她们知道有这项政策,很多人会申请延期:在2016年的调查中,有60%的女性科学家表示她们从未听说过该政策。
 
  虽然这些措施相对较新,对中国科学事业的影响相对有限,但超过70%的女性科学家受访者预期每项政策在实施过程中都能带来积极影响。同样受访的男性科学家的反应则没那么热烈,他们中约60%的人认为放宽女性申请人的年龄限制会对其所在领域产生积极影响,53%的人认为因产假而延长项目期限可以对其所在领域产生积极影响。只有39%的男性认为,在其他情况相同时,增加评审委员会的女性人数或优先考虑女性申请人对其所在领域有益。
 
  普遍问题
 
  和其他地方一样,中国职场对女性的歧视和偏见也很常见。2015年在北京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87%的女大学生在求职时遇到了性别歧视。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的调查发现,即使是在科学家群体中,也存在影响女性职业发展的偏见和负担(参见“性别态度”)。超过20%的男性和大约10%的女性同意这样的观点:“男性的成功在事业,女性的成功在家庭”,以及“
 
  男性比女性更适合当项目主持人”。对于第二种观点,48%的男性和81%的女性持反对意见。(我们没有进行反向询问,例如女性是否更有领导能力。)
 
  女性是能够感受到这些态度的影响的。32%的女性科学家报告称,她们在第一次求职时,遇到了只想招男性的雇主。鉴于84%的参加调查的女性年龄在45岁或以下,我们必须假设,近几十年来,这一年龄段的女性大部分都遭遇了性别歧视。
 
  正如美国社会一样,在抚养子女、照顾老人和其他家务劳动方面的责任分配不均也阻碍了中国女性的职业发展。在我们调查的已婚科学家中,30%的女性表示大部分的家务都由自己做,与此相对的男性比例仅有6%。2%的女性研究人员和18%的男科学家表示,自己的配偶承担大部分家务。此外,中国从2013年起逐步取消了一孩政策,这增加了女性抚养子女的责任。
 
  20世纪50年代,屠呦呦与药学家楼之岑从事传统药物研究。20世纪50年代,屠呦呦与药学家楼之岑从事传统药物研究。
 
  相比于男性,女性为了升职而迁居他乡的可能性较低。一位学者曾探讨为何在2011年获得德国资助项目访问学者资格的中国研究人员中,只有11.4%是女性。他得出结论的是,对于女性来说,因为婚姻、家庭的关系, “迁移代价”比男性要高许多。整个中国社会,尤其是科学界,正在经历巨大的转变。我们从乐观的角度看,直接的政策改变正在带来积极影响。但是,作为一个资助机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的作用是有限的。
 
  招聘、评估和晋升,这些决定都由具体机构负责。下一步,将需要中国研究系统的其它组成明确承认,科学界存在各种各样的障碍,阻碍了女性享受与男性同样的竞争环境;还需要采取措施消除现有的性别偏见。

上一篇:地平线推出两款嵌入式人工智能视觉芯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