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网站地图 您好,欢迎光临【郑州铭企科技有限公司】!!!

郑州铭企科技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服务范围 > 服务范围

国内外市场担心的中美贸易摩擦升级

日期:2018-06-21 14:49   作者:admin   点击:

  易纲行长此言传达的信息是,中国经济已经不像2006、2007年时的对外依存度那么高,而是越来越平衡,中国有近14亿人口,是一个大市场,“经济内生潜力巨大,有充分的条件和空间应对好各种贸易摩擦”。
 
  但熟悉股市的朋友都记得,2006、2007年恰是A股的一次大牛市,沪指2007年10月16日创下6124点的历史最高记录。从那时到现在,11年时间,沪指跌掉了一半多。也就是说,中国经济失衡最严重的时候,股市反而最牛,经济走向平衡,股市反而很多熊气。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笔者试析如下。
 
  先说一下2006、2007年的大牛市。这场牛市的制度性原因是股权分置改革,大股东向中小流通股股东赠股,以获得流通权。大股东和中小流通股股东通过博弈,形成了利益共同体,产生了合力,这是A股历史上少见的。而为了股权分置改革能顺利推行,政府对于股指上涨也乐见其成。近期股市失控性下跌,6月19日沪指跌到2900点左右,A股再现千股跌停局面,无数股民遭遇心碎时刻。
 
  央行行长易纲19日晚接受《上海证券报》采访称,金融市场波动受多种因素影响,中国股市出现波动,主要受情绪影响,既然是市场,就会有涨有跌,投资者应该保持冷静,理性看待。
 
  针对国内外市场担心的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易纲说,近年来,内需对中国经济的拉动不断上升,贸易依存度已从2006年的64%下降到2017年的33%,低于42%的世界平均水平,经常项目顺差占GDP的比例也从2007年的约10%下降到2017年的1.3%,我国经济应对外部冲击的能力不断增强。
 
  第二个原因在于资金面。确实,如易纲行长所说,当时中国经济高度依靠外贸,外贸顺差占GDP接近10%。但由此形成的巨大外汇占款,却使得中国的广义货币供应极其充足,甚至有些泛滥。水太多,水涨船高,资产自然升值。外汇占款是央行强制性结汇并相应释放人民币的结果,这一情况一直延续到2007年8月13日“汇改”,国家外管局宣布,境内机构即日起可自行保留经常项目下的外汇收入,企业无须按照强制政策的规定,将有限保留之外的外汇转卖给国家。但由于2005年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后,人民币对美元一直升值,所以企业还是纷纷将外汇转卖给国家,而持有人民币,享受升值。央行接受美元,再吐出人民币,更加剧了资金面的松弛。
 
  在制度面和资金面的两大支撑下,加上股权分置改革激发了企业大股东的积极性(想想股改第一股三一重工之后的表现),所以牛市逐步形成,并波澜壮阔。但也必须清楚,沪指从6124点的顶点到1664点的谷底(2008年10月28日),只不过一年时间!泡沫终究要爆掉!
 
  目前的中国经济,从服务业占比、内需占GDP比重、贸易顺差占比等指标看,确实是越来越平衡了。但在中国企业创新能力不足、附加值低的大背景下,他们一方面对于廉价资金的供给还有强烈的依赖,一旦资金面偏紧张、利率向上走,就会倍感压力;另一面,虽然中国内需市场很大,但竞争也超级激烈,很多中国企业之所以不愿意在国内做品牌,宁可做代工出口,就是因为国内市场存在价格战、账期长、不诚信、渠道成本高企、劳动力成本上升迅速等等问题,换言之,中国市场大而不肥,缺乏巴菲特所说的“长长的坡”“厚厚的雪”。此外,近年来,在不怕烧钱的电商的冲击下,一般实体企业的利润状态更不可能有什么改善,能够维持现状就不错了。
 
  由此,当中国企业更多地依赖国内市场时,虽然宏观经济平衡了,但微观市场主体的日子可能更难过。加上去杠杆的阵痛期没有过去,穿透式监管压缩了很多昔日可行的融资管道,使得整个金融的水池子不像过去那么充沛,而是越来越节制了。这倒逼企业走内涵式发展、创新式发展之路,但很多企业因为种种原因转型乏力甚至无能为力。企业无能为力,还是靠债务驱动,很多质押股权以借债的企业,最近股价都跌到触发平仓线附近。此起彼伏,连带的都是坏消息,自然让投资者担心银行股也隐患重重。近期银行股靠近估值底部,就是投资者预期的一种表现。
 
  银行不再“大放水”,5月社会融资增量急剧下跌,资本市场也显得格外严肃。证监会强化监管,发行常态化,近期更有CDR等“高估值独角兽”的空袭压力,这都使得市场在短期内有了不能承受之重。中美贸易争端只是最后一根稻草而已,何况这根稻草比铁棍还重!
 
  虽然中国经济长期向好,也充满韧性,但就目前来说,可谓结构性阵痛夹杂着不测风雨,颇有些羸弱的情状。易纲在19日大跌后就接受采访,释放消息,显然是看到了负面情绪连环发酵的危险,所以早表态,稳人心,调控投资者预期,使其正常化。
 
  易纲说,“人民银行始终高度重视外部冲击的影响,我们将前瞻性地做好相关政策储备,综合运用各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稳定,把握好结构性去杠杆的力度和节奏,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就笔者个人的理解,股市风险的底线应该是不重蹈2015年惊心动魄的夏天和2016年初“熔断”那一幕。此纲非彼钢!
 
  中国股市向何处去?短期来看,确实不乐观,5月份的经济数据缺少亮点,加剧了对下半年经济的担心。但中长期来看,中国的转型升级、创新驱动已经取得了不少实质性的进步,很多行业里,中国企业“轻舟已过万重山”,新旧增长动力在加快转换。“中国的资本市场有条件健康发展,我对此充满信心”,易纲所言,不是放空炮,而是有的放矢。政府不会轻言救市,但呵护之心已经表露无遗。尤其在当下诸多内部经济、金融矛盾暴露,而外部特朗普又不消停的背景下,如何不让信心动摇,也在考验相关部门的智慧。股市不能搞成政策市,但股市有政治属性、社会属性、民生属性,则是肯定的。思维非常市场化的易纲此次及时发声,可视为着眼大局的表现。

上一篇:好未来在中国仍然拥有庞大的市场规模
下一篇:在未来五到十年内更多依靠人工智能